俄罗斯苏-57战斗机最新照片出炉!
来源:俄罗斯苏-57战斗机最新照片出炉!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6:34:43


文中,德伯格葛雷夫介绍,“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,一周工作6个晚上。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,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,使其可以通氧。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。”

文章最后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:“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血氧水平下降,心率下降,血压下降。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,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,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。”

新华社华盛顿4月4日电 据美联社消息,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与美国主要职业体育联盟的负责人进行了一次沟通会,他表示希望这些比赛能够尽可能快速地恢复开打。资料图:马克龙与约翰逊合影(路透社)

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,“一旦我完成,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。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。(我)很难不去想,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。”

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,检查我插管的病人。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。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,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,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。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——一个积极的期望。”

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,详细描述他工作的“危险”情况。

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:《华盛顿邮报》

英国首相府6日发表声明称,当天晚上,约翰逊病情恶化,在医疗小组建议下,他被转入伦敦圣托马斯医院重症监护室。首相发言人称,约翰逊已请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·拉布在“必要情况”下代理首相职责。

特朗普:希望球迷们尽快回归球场 呼吸新鲜空气

“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(病人气道)时,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。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——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(遮挡)。当插管进入气管时,人们会咳嗽,咳得深而强烈。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。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。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。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,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,就必须再做一次,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