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从康复者血浆中快速找到新冠抗体?专家释疑


基辛格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政府的“最终测试”将是,联邦政府将如何阻止病毒传播并消灭病毒,同时能够让美国公众保持对于自身治理的信心。

他说,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规模是空前的,其传播是指数级的:美国的病例数每5天就翻一番。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治愈的方法。医疗供应也不足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病例数。重症监护病房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边缘。检测量不足以确定感染的程度,更不用说逆转其蔓延。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。

他认为,政府的刺激政策需要考虑投资效率,投资项目的选择要以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水平为依据,虽然政府支持的项目一部分会给到国企,但这次大多数公司无论是国有还是私营企业都会受益。

居家隔离真的能“隔”住吗?国外返京女子不隔离外出跑步视频曾一度引发热议。3月23日,北京报告首例境外关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在确诊之前,这位患者曾与楼下确诊入境进京邻居同走一个楼梯。上海、广州也陆续公布境外输入关联病例,密切接触了境外回国人员。针对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,相对投资拉动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认为,这次中国应该更多的去支持家庭和中小企业。

投资方面,林毅夫则认为,政府需要发挥积极作用刺激投资,包括使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刺激投资。因为私营投资和出口市场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而这次出口市场受到了重创,所以“可能无法由私营部门来增加投资了。”

从北京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来京时间3月5日算起,至在集中隔离政策出台,记者查询民航局数据发现,共有3935班国际客运航班飞往中国内地。飞往北京航班有644班,上海航班1028班,广州544班。按照航班最少100个座位计算,有39.35万人从境外搭乘飞机来到中国,其中,64400人来到北京。102800人来到上海,54400人来到广州。

首先,增强全球对于传染性疾病的适应能力。此前包括根除天花、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等技术成就使得人们陷入自满情绪。我们需要开发新技术和科技控制传染,研发相应的疫苗。各级政府也应该随时准备,通过储备及科技前沿技术保护人民。

入境人员及控隔离的情况下,为何还是出现了境外关联病例呢?在采取集中隔离政策之前,有多少人从境外来到中国,已经处于居家隔离?

不过,仍有居民反映居家隔离落实起来相当有难度。“我回到家后发现,隔壁邻居家被贴了封条,一张A4纸,除了日期,没有其他解释说明。”北京市通州区一位王女士曾告诉记者,因不知详情,就向物业咨询,才得知邻居的女儿于本月9日前往泰国游玩,15日晚上回国。“我觉得社区物业对待境外居家隔离不够重视,完全没有意识到潜在的疫情隐患。”王女士说。

这其中,还不包括非航班入境的人员。进一步按照3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数据推算,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以来,全国陆地口岸海港空港入境人员日均12万人次。即便是按照3月11日开始计算,到集中隔离政策出台的3月25日,两个周的时间,也有约168万人入境。